琴宵

编辑:争辩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9 17:39:44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姓名:琴宵,来生为凌宵
身份:《替身王妃》中男二。琴庄庄主,北君默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后被证实为兽皇”空”的后人。
关键词:白衣胜雪,风华绝代。
绝杀:琴攻(因此而少年华发)。
最爱的人:小七,来世为染七。
亲人:妹妹琴情,同父不同母的弟弟暗岩,父亲是上任庄主。
备注:《替身王妃》,作者阿彩
中文名
琴宵
出    处
《替身王妃》
最爱的人
小七,来世为染七
亲    人
妹妹琴情

琴宵人物背景介绍

编辑
琴宵,《替身王妃》中男二,白衣胜雪,风华绝代。作为此书中最温柔最煽情最感人没有之一。
《替身王妃》,作者:阿彩
简介: 前世她是被人遗弃的孤儿,穿越后她是冷宫弃妃的女儿,虽是公主之尊却活的比奴仆更低贱,为了那高贵倾城的姐姐,她披上嫁衣,代嫁给那传闻中冷血无情的修罗王爷。 从此,她从无名无姓在皇宫里卑贱生存的小七,变成没有尊严,任人奚落、践踏的侍女。 她不知道,这种日子何时才是个头,她的承受底限到底在哪里,她只知道为了那虽柔弱却为她撑起一片天地的母亲,无论如何都会完成母亲的遗愿,坚强的活下去。 一场无聊的赌注,她险些失了身与心,而这却让她重新活的有尊严,经历艰难后,成了武林人人追捧的神医,然,一次意外的医治,她又遇到了他……

琴宵书中出场方式

编辑
琴宵,琴庄庄主,北君默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
那一天,如同以往,北君默小小的折辱了一小七一番后,便去书房批阅公文,而小七也如同以往一般,研着磨,当柱子一般的站着。
就在小七数着手指等着时间流逝的那一刻,一道白光,如同极地之光般闪入了小七的眼睛内,等她回神看来,只看见一个一身白衣,温文尔雅,潇洒倜傥的男子,迈着优雅的步子走进书房。
那一刻小七看呆了,这世间,竟然,竟然有这般美丽的男子,那一身白衣,那一纸折扇,那一抹笑容,真真是风华绝代,这男子,一举一动,一笑一颦竟是那样的诱惑人。
小七不自觉得随着他的走动的方向而移动着眼眸,这男子真真是天生的焦点,天生的女子杀手。
北君默本已是俊美无比,贵气十足,让女子倾心不已,但站在这男子身边,却有着几分失色,这白衣男子的美,是那种如同天使般温柔的,是如同春日般让人欢喜的。
“小七,没看到客人来了吗,还不奉茶”琴宵的魅力他是知晓的,但对于小七看他看到失神还是让他还不满的,在他眼里,小七是他的所有物,他是小七的主人,小七眼中应该只能有他一个。
“是”小七回神,收起眼光,一边暗怪自己,太没用了,居然被男色迷了双眼。
对于北君默的怒意,白衣男子也就是琴宵,毫不在意,痞痞一笑,优雅入座。
“我说,君默,你怎么还是这么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你就不能有点人气吗。”
“有事?”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语气有些无辜,好似北君默说出不能,就是欺负人一般。
“哼”
小七奉上茶,然后退下,嘴角有丝笑意,因为她刚刚听到这个风华满天的男子孩子气的话。
“咦,你什么时候开始用侍女了”
“前不久……”
“哦,对了,嫂夫人呢?把你那天下第一美女的王妃介绍着给本公子认识一下如何,让公子看看,是本公子美,还是那天下第一美人美。”没有一丝矫情,也没有那种臭美的姿态,这叫琴宵的男子说的坦然。
“你故意的吗?”琴庄庄主会连点消息都没收到。
“不就逗你玩玩吗,何必当真。”拿起一旁的茶喝了起来,不就是没娶到吗,有什么关系,第一美女,有什么了不起的呀,他还是东方王朝第一美男子呢。
“你这侍女不错哦,泡的茶很好喝。”他知道的还很多呢,比如,这个代嫁过来的小姑娘,这个比男子更心狠更冷静的小姑娘,不错,眉眼的坚强让人喜欢。
琴宵那肆无忌惮打量的眼神让北君默有些不满。“本王的脚有些疼,还不过来给本王捏捏。”
“是”又来了,才平静几天呀,小七走上前,半跪在北君默的面前,轻轻的给他的小腿捏了起来。
“君默,女子是用来疼的,不是像你这样欺负的。”虽嘴上说着心疼,但那眼眸却有着那种小孩子看到玩具时闪亮的光茫,而小七无意的一个抬头,便捕捉到了这一闪而逝的亮光,心有那一刻的不舒服,原来,这如同天人一般的男子,也是视人命如草芥的,想来也是的,能和北王交得上朋友的人能善良的到哪里去呢,原来,她也会被人的外表给欺骗了。

琴宵琴意

编辑
琴宵震惊,琴宵不解,一路上,他待这个女人并不好,为什么,这个时候,她要救他,而且还是这般的救法。
但琴宵没有拒绝,他非常配合,任小七那柔软的唇舌那他嘴里肆意游走。那原本抓着小七肩膀的左手,慢慢的滑下,另右手一同紧紧的拥在小七的腰间,一个用力,让小七与自己更加靠近。
此时,这种靠近让他喜欢,温温的,暖暖的,带着熟悉的气息,闭着眼的琴宵,轻轻一个扬眉。
在感觉口中的呼吸顺畅了,在感觉口中的黄沙慢慢被面前这女子带着后,感觉到那个女子的唇舌很长时间都没有再进入后,恢复了正常呼吸的他凭借着自己的感觉,将自己的唇复在那女子唇上。
他琴宵的便宜可不是好占的,本金加利息,她小七一样也不能少,现在,他先收回一点利息。
伸手舌头,轻轻的舔着这满是干澡满是黄沙的小唇,舌尖隐隐传来了血腥的味道,这味道让琴宵很是不满,随即想到这血腥味是怎么来的时,便慢慢的放缓自己舔吮的速度,带着怜惜,带着那真正的属于琴宵的柔情,慢慢的反复的,滋润着这干裂的双唇。
(个人觉得这段还是蛮温馨的,真心不喜欢那个北君默……)
按着自己的心意,按着自己想法,琴宵向来是这样的一个人,此刻,他想吻眼前这个女子,他想继续刚刚那唇舌交缠的甜蜜,所以,他做了,顺着自己的心意,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
想到这里,琴宵突然一笑,想来好笑,刚刚还不觉得这个女子什么,开只只觉得她特别,特别对他味口,特别好玩,特别让他想欺负;可现在呢?他去觉得这个女子特别的入他的眼,特别的入他的心,特别的让他想好好怜惜,特别到刚刚对她的话还不屑一顾,现在又相信起来……
不过,这种特别的改变他喜欢。(也就是这个时候,琴宵确定了自己的内心吧……)
“过来……”琴宵笑的温柔,语气更是从没有的温和。
琴宵一个挑眉,咦,她的怀里居然有药瓶,他之前与她贴的那般近怎么没发现呢?哪天有机会一定要拆开了,看看,她这东西收的。(他是想把小七脱光了看吗?)
“她是因为救我们才会这样,所以我欠她一次,不过,我刚刚也救了她,所以还了。”琴宵笑着说,似有些没心没肺。(确实没心没肺)
琴宵在心里默默道,第二次,小七你也是第二次救我了,我拿什么回报你呢?以身相许好不好。(没有北君默就可以了,琴宵后续输就输在他的不争吧……)
“以已之血,救了我们三个人,她的名字叫小七。”
站在北君默身后的琴宵在北君默刚刚伸手时,他就知道他要什么,但是,他不能动,不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七的脖子被君默掐着,看着小七刚刚恢复正常的脸再次胀的通红。(为了兄弟,对于这份感情,只能隐忍……)

琴宵琴殇(琴伤)

编辑

琴宵琴伤

泪,缓缓的从琴宵的眼角掉落,在小七转身朝人皇与海皇走去时狠狠的拉住小七。
“一定还有别的办法。”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小七这样的死在他面前,这比让他自己去死还要让他恐惧。
小七,他发誓要守护一生的女人,为了小七他可以神佛皆灭,可现在要夺去小七手命的却是天命,天命,他要如何灭……
琴宵,那个为了她不顾一切,为了她少年华发的男子,一个此生她亏欠最多最多的男子,琴宵,如果有来生小七定许你……
猛的摇头,琴宵顾不得在场的人,狠狠的将小七抱在怀里,这个风华绝代的男子第一次流下了眼泪,温热的泪水滴在小七的背后。
“小七,不要去,不要去,就让我们陪你一起死,让这世界陪我们一起下地狱,我不是圣人,他人的死活我管不着,我只知道小七不可以有事。”
很自私,虽然结果是共死,但却是琴宵最真实的想法,他宁可大家全部都死在这里,也不要小七一个人。办什么要是小七?如果要用小七的死来换他们的活,这叫他们如何活?
双手如铁钳紧紧的抱着小七,这一次放手就是永别,永远的离别。
泪,终于控制不住从小七的眼里流出。“琴宵,好好的活着,替我好好的活着,替我看这世间日起日落。”
琴宵和君默是不一样的人,没有小七的君默会更加冷酷无情但却可以坚强的活下去,因为他是北君默;而琴宵不同,她比谁都了解琴宵,这个看似坚强看似笑看人间的男子其实比谁都脆弱比谁都需要温暖的家,而小七是琴宵的一个寄托,没有小七的琴宵要怎么办。
“小七,我做不到,做不到……”内力俱散,琴宵抱着小七就这么抱着,然后众人眼睁睁看着琴宵的头发……
“不要,不要这样的。琴宵不在再运功,不要啊……”小七看着琴宵那越来越多的白发,尖叫起来。
满头白发,琴宵你在做什么,你用这种方式再向来说着你的不满吗,琴宵,求你不要再让我难过了,不要让我背负这么重的情死去。
“没有小七的琴宵只余孤寂,那傲世的武功有什么用,那倾倒万人风华又有什么用,琴宵只想陪着小七,永远的陪着小七……”
————————————————————————————————————————

琴宵琴殇

“小七,如果有来生记得你只能做我一个人的小七。”
在小七还没有反应过来琴宵这话的意思时,琴宵抱着小七,在小七的额头印下一个轻轻的吻,这个吻带着虔诚与绝望……
“琴宵,为什么,为什么要说出来。”小七心痛到不行,琴宵为什么要这么傻。
一头白发缓缓转身,这次换琴宵带上迷人微笑看着小七。
“小七,和你一样的,我希望你活着,你们好好的活着,替我看日出日落。”
和小七的想法是一样的,如果他一个人死的可以换所人的生,为什么不换呢?他不想要小七陪着他一起死,就如同小七不想他们陪着她一起一样的。
“琴宵……”泪与绝望,此次换了人。小七大声的哭着,拼命的想要走动可却怎么也走不动。
“君默,琴庄欠你的还不了。”笑的是那样的美,那样的让天地失色,白发飘飘,这一刻的琴宵如同天神一般印入每个人的脑中……
摇了摇头,北君默的声音带着哽咽。“琴宵,你一直都是我的兄弟,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你还我什么,从来没有,你也不欠我什么。”
北君默一直都知晓琴宵带着歉疚的心,但却没有机会告诉琴宵,他从来就没把琴宵当成报恩的人,在他眼里琴宵是他认可的兄弟。
“既然这样,那么君默,来生我一定不会不争取就将放弃,小七只能是我的。”霸道的话丝毫没有影响琴宵的美,身为兽皇的血脉他自有自己征战天下的气势,只是他一直用温雅将其隐藏起来,因为王者有一个就够了,那就是北君默。
“恩,来生,我们兄弟各凭本事。”轻轻的点了点头,这是琴宵在安慰他,所谓的来生多么的渺茫呀。
“永别了……”最后一眼看向小七,眼里没有一丝丝的畏惧,有的只是开心。
小七,死对我来说也许是种解脱,我身上背负着太多太多,如果我的死来换来所有人的生很值得。
别为我难过,别为我流泪……
琴宵无限眷恋的看了北君默怀里的小七,闭上眼,任眼角的一滴泪珠滑落。
“来生再见了,我的朋友们。”
琴情,希望你听到哥哥的消息能够少难过一点。
小七,不让你看到这一幕真好,这样的话,你记忆中的琴宵永远是鲜活的,帅气的。
在北君默与暗岩的注视下,琴宵,如同翩翩起飞的大雁一般带着绝然纵身朝那火炉跳了下去
天命者引天火,他会完成自己的使命。
“琴宵……”这怎一个痛字能形容他们此时的感觉。
闭上眼,琴宵已感觉不到外界的所有,天火瞬间将他包裹住,众人就看着因着琴宵的跳入而越来越张狂的天火。
而昏睡过去的小七,此时眼角依缓缓滴出一滴泪,即使昏迷亦阻止不了这种死别的伤痛,这一刻的悲伤跨越了所有。
再见了,小七。
再见了,琴情。
再见了,所有的人。
闭上眼,白衣白发的琴宵就这么任天火将自己烧尽,痛?身体上的痛已没有了感觉,他的心比什么都痛……
词条标签:
小说 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