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欲障道

编辑:争辩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5 12:36:42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色欲障道》出自《佛说四十二章经》,这是本经的第二十四章,佛说:这个爱欲莫甚于色。所谓的爱欲,就是情爱和色欲,也就是淫欲心。淫欲心是阻碍得道的一大障碍。
作品名称
色欲障道
创作年代
古印度
作品出处
佛说四十二章经
文学体裁
文言文
翻    译
摄摩腾、竺法兰

色欲障道作品原文

编辑
佛言:爱欲莫甚于色,色之为欲,其大无外。赖有一矣,若使二同,普天之人,无能为道者矣。[1] 

色欲障道注释译文

编辑
【释】佛说:这个爱欲莫甚于色。所谓的爱欲,就是情爱和色欲,也就是淫欲心。“莫甚于女色,色之为欲”:色这种情欲,你说怎么样啊?“其大无外”:它这种大法再没有比这更大的了,没有什么可以超出情欲的范畴。
色欲最障道,因为它危害太大了。而且有很多人为了色,本来已经修道了,最后罢道而回。出家前,那是谁也挡不住,等出家以后,遇到色就退道了。因为你穿着袈裟,人家恭敬你,这个女人她也恭敬出家人。有时候她那个邪念就生起来了,由于恭敬心产生了占有的心,一点点地勾引,到你面前来求法、求道。刚开始都是顺着你说,你怎么怎么好,怎么怎么庄严,怎么怎么奔道……她来求法,“哎呀,你像佛菩萨似的。”说得简直不得了。
最后看你上了圈套,爱给她讲了,就开始卖弄风情,而且展示她那种丑陋的身形,来使你上当。说话也变动静了,走道也变动静了,一看,那简直像小丑似的。你要是不知道,还觉得挺干吗的,自觉不自觉的,眼睛就被她转了。当你发觉的时候,你想躲,她都不让,就来找你了。她刚开始还能控制,最后来找你。很多人都堕落这里去了,所以说她能毁道,这个女人能毁道。
【释】“赖有一矣”,幸亏这个色欲只有一个。“若使二同”,假设还有一个这么厉害的东西。“普天之人”,普天下所有的众生。“无能为道者矣”,谁也不能修道了。就只有一个都这么厉害,要是有两个,一时间就把人都吃了,再没有人可以修道了。
“若使二同”,如果有两个的话,普天下所有的众生,再没有能修道的了。这一个就毁了多少人哪!你说过去有多少人难过这一关?要是有两个,一时间就把人都吃了,你连做人都做不了,更别说修道了。
这个淫欲,大家可得远离,特别是女人,一定要远离,必须得看破。有些人就看不破,为什么看不破呢?他老觉得“这个事不可能吧”,或是还老有怀疑。你都不用怀疑,怎么好你都不用怀疑,因为色欲永远是那样的,它就是个毒药。不是说这个毒药可以变成什么什么,这个毒轻一点,那个毒重一点。你不要做那个想,哪个毒都会障道的。
世间就是这么回事,有很多人都看不破,实际上这场戏天天在演,世人就那么愚蠢,他都会说:“我这个人就不会那么样。”你看你要一出家,她马上就找地方改嫁,是不是?都是一样,女人就是这种业力。不光女人是这样,男人也是,都是这种业力。这个欲望心太大了,无情无义,没有廉耻,所以说爱欲如洪水。
所以佛说:天下只有一个爱欲,就把道给你毁了,修的道都毁了。幸亏才一个,如果有两个,和它一样的,天下就没有修道人了,再也不可能修道。它这个害处太大,“若使二同”,普天之人,谁也不能修道。
【释】这色也可以说女人被女色所迷,男的被男色所迷,这就是男的和男的闹同性恋,女的和女的闹同性恋。
你看看,现在的人愚痴到什么程度了。女人如果在没有男人的情况下,女人和女人开始闹同性恋,那男人和男人也闹同性恋。在美国还进行游行,要求法律给同性恋地位,允许他(她)们结婚。现在都是这样的事,而且越来越严重,逐渐地污染,有时候甚至能污染到佛教里来,所以我们时时得警惕,一旦发现这种情况,我们就要坚决制止。
有些地方是我们不能去的,为什么平时不让大家出去?因为那些地方是不干净的,但是大家都不知道。现在的社会已经在变形,人都变态,那个病也变态,现在都没法救。你看那个瘟疫,各种病的生起,就是和这个淫欲有关系。因为心态变了,外面的灾难也变了,变得更复杂、更厉害,它都是一个东西。这种人都一样,同性恋就是因为淫欲心。
现在也有很多人,有的就没有女人也没有男人,甚至于跟那畜生。以前有一个人就那样,最后呆不下去了,跑到苏联去。结果被苏联人利用,上了贼船,利用完以后,把他给送回来。最后被发现后判了无期徒刑。他之所以背叛祖国,被作为反革命宣传的工具,被判了无期徒刑。什么原因?就是这个淫欲心所造成的结果,他不控制淫欲心,最后跟畜生,使他连祖国都背叛。他家庭、父母都跟着蒙羞。这一生都在监狱里,永远抬不起头来,就这么厉害。就是淫欲心给他造成的这种结果。
淫欲心就这么厉害,它越是厉害,那我们修道就越抓住了根本。我们生死轮回就是淫欲心的问题,那我们就抓住这个淫欲心,就和它拼,把它拼倒了,把它断了,那你一定会证果的,证阿罗汉。淫欲心断了就可以证阿罗汉,一定证罗汉果。
所以我们搁哪着手?就从它着手。怎么着手?第一个是从食物上,不让它在食物上产生生理的冲动,不让你产生生理冲动,不吃好的,吃清淡的食物,不引起刺激的食物,不让它起淫欲心,所以这个食物是很重要的。你看在社会上有很多东西,像葱、韭、薤、蒜这些东西都会引起冲动,那个肉类更会引起冲动。所以在饮食上我们都要尽量克服。这个食物是断淫欲心最好的一个办法了,最直接的办法。
所以在佛教里,佛告诉我们,绝对不允许过午再食,绝对不允许。一直到第二天天亮才叫食时,而最根本的是日中一食。日中一食为什么是根本?因为它能得道,而超越这个限度你是得不了道的。佛把这个问题看得太清楚、太明白了,所以过午不食没有开缘,这条是死戒。你采取什么办法也不好使,没有开缘。说:“我没吃上饭,能不能吃点饼干?”什么也不行。有病怎么办?有病就弄点米汤给你,只能喝点非时浆,再不允许你开缘,你想吃饭,没门!这是一条死戒。
佛为什么定得这么死?就是因为它的害处太大。你想得道,要是不持这条戒,不可能的事情。有的人说:吃三顿饭也有修成的。佛都说这个东西障道,不允许的,你说能开缘,还说能修成,咱就不知道你怎么回事了,咱不好说。有的人说:“我吃三顿饭照样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你是真去假去,咱就不知道了,你生几品咱也不知道,没法说。但是违反佛的戒律是不能成佛道的。
淫欲心和食物有绝对的关系。过去有个出家人就是身体虚、老有病,后来补充了很多的药物,营养药给开了很多,结果淫欲心起来了,最后罢道,不能修了。什么原因?你药物用多了,过多的贪图营养,同样也会影响这个心理活动,最后引起了这个淫欲心。这都属于食一类的,就这么厉害。药都不能随便乱吃的,你别觉得是药物,“我用点没事,这是营养药,是补肾的、补心的。”你觉得什么都可以用,用不好了就会引起那些事。
我们吃得清淡一些,好像是吃亏了,甚至身体软弱一些,但是淫欲心能控制住。你吃得肥头大耳的,恐怕是个毛病。所以说,过去修道的都是清淡,清瘦清瘦的。你看原先那个能运老和尚,小腿就一层皮,一点骨头。一天,我一看他小腿,连找点肉都找不着,除了那点血管在皮里面,就一层皮。都是那么修道的,哪有这么贪的?长得胖胖的,走路肚子挺大,晃晃的,那就完了。不是爱睡觉就是贪恋食物这些东西,将来你那个淫欲肯定是控制不了的。所以说我们一定要控制,淫欲要是断了,一定会证果的,证阿罗汉的。我们就跟它拼!
还包括我们睡觉也是这样,十点钟睡觉。为什么要大家那么困才睡觉,干吗不早点睡呢,解除点疲劳,白天打坐是不是可以少困一点?那不行的。晚上最容易造成欲漏,因为晚上这一段,大家都养成了一种习惯,这时候喜欢睡觉。睡觉的时候养成一种习惯,就是做梦,你各种的生活习气都在这里。所以睡四个小时就起来,一觉起来,不再贪恋第二觉,这样的话能断淫欲。这是很好的一个办法,是佛所定的,那不是我们定的。
虽然我们刚开始不知道,那时候是九点开始休息到两点钟起来,有人自愿到十点休息也可以。后来改到十点休息,因为看到戒律上,佛经里确实有这种记载,佛在世那时候僧人都是十点钟休息,两点钟起床,佛是睡一个小时。少睡眠能控制淫欲,这是很了不起的。如果我们寻思寻思:“哎,再多躺一会儿吧!”你多躺一会儿,几分钟都可能造成欲漏,把你这些日子的修行一下就给毁了。所以我们一旦听到打板的时候,你就一个高蹦起来,别管它多困,咬牙也得起来。起来后赶紧活动活动,把心力散开,然后赶紧进禅堂坐着,通过这样来控制我们的淫欲心。
不能在那呆着,“我在屋里坐着行不行?”你在屋里坐一会儿,又睡着了,第二个梦又跟着来了。到禅堂里就差一些了,禅堂的气氛也不一样,另外还有巡香的看着,一旦昏沉了帮你叫醒。实际上就等于救你命一样,怎么救你命?就在禅堂救你命,你不起来就完了。你不知道,你漏一次,将来修多长时间都补不回来。你要是不漏这一次,就把这个成就的时间一下缩短了。
所以说呢,早晨起来就是很重要的,千万别贪恋那个床。所以我说,起来就离开床,别坐那个床,那个床有污染。佛告诉你,不允许睡高广大床,因为床有污染的。所以说我们起来进禅堂打坐,那是非常好的。想证果,你非得从这下手不可,不从这下手,想成就那是不可能的。你连个睡眠都克服不了,你还能干什么,是不是?还说修道,你怎么修啊?你拿什么修?就光说,嘴上说修,然后一点行为也没有,该睡睡,该吃吃,说“这样没执著”。是,你没执著——不是没执著,而是执著到地狱非去不可了。所以我们一定要断这个淫,要从各个方面来断这个淫。
不光要这么断,我们还要进行观。观什么呢?观女人,我们要生起一种厌烦的心理、厌恶的心理,不要留着贪欲这种想法。因为我们有时候不太了解女人,我们光看到表面。女人在男人面前都是掩盖的,她不想暴露,自然就得掩盖。男人再被色一冲动,什么都看不见了,有时候还甚至不想看真相。所以必须把女人的这种恶揭露,我们应该知道,并且进行观。不是让你观她相貌,不是让你观她好,你可别做那个观,做那观就是地狱种子。
(唐·道宣律祖《净心诫观法》之“诫观女人十恶,如实厌离解脱法第十一”)
【诫】女人十恶者,具说难穷,今略言之,令生厌离。
一者,贪淫,无量无厌。经云:十方国土,有女人处,即有地狱,一切障道,此为是苦。女人欲男,如海吞流,百千万劫,毕竟不满。得一望一,心意狂乱。见可意男,悉愿与交。犹火纳薪,多益多炽,昼夜行坐,无忘欲时。受五道身,皆女形摄。先际已来,女根未转。彻穷劫世,不免女身。故名贪欲无厌。
“女人十恶者,具说难穷,今略言之,令生厌离”,这是道宣祖师讲的。
“一者,贪淫,无量无厌”,就是贪淫的心从来没有停止过。
“经云:十方国土,有女人处,即有地狱”,地狱都是因为什么?就是因为女人的关系,男人进了地狱了。女人也进,男人也进。
“一切障道,此为是苦”,没有说这个可障可不障的,绝对障道,一切障道。
“女人欲男,如海吞流”,女人如果贪男色,如大海吞流,就是把各个沟沟岔岔的水都汇到大海里。她甚至想把天下的男人都要吞尽,就这种心,这种欲望心。
“百千万劫,毕竟不满”,经过百千万劫,她都不会满足的,永远不会停止的。
“得一望一,心意狂乱”,见到一个又想另一个。“见可意男,悉愿与交”,见到好的她就愿意交往。“犹火纳薪,多益多炽”,柴禾越多那火就越旺,她见到男的越多,她那个欲望心就越强盛。
“昼夜行坐,无忘欲时”,每时每刻都想到欲望。“受五道身”,在五道里轮回。“皆女形摄”,这五道身都是由女形摄。有女人相,你就在五道里轮回,你跑不掉。这五道里全有女人,所以你想跳出三界,你首先就要没有女人。你在这六道里轮回,就是因为女人的关系。“先际已来,女根未转”,从来没变过男的。“彻穷劫世,不免女身。故名贪欲无厌。”
【诫】二者,嫉妒,心如毒蛇。家有妇类,悉生憎垢,口似相亲,心如冤家。若同夫婿,更相规命,或作符厌,解奏毒药,或雇人杀害。或截支节,或毁面目,或削衣食,鞭打骂辱,方便除他,欲得独立,故名嫉妒。
“二者,嫉妒,心如毒蛇”,这个女人心如毒蛇,嫉妒。“家有妇类,悉生憎垢,口似相亲”,说的很好听。“心如冤家”,这个女人见到男人,她就会说好话。这才怪呢,你看女人和女人在一起,骂人,什么脏话她都说。等她一见男人面,她就变了,那种欺骗性特别强,说话、声音什么的马上就变。“口似相亲”,心里想的那就不是了,不是要你钱就是要你命,总想把你占为她的奴隶。说话,那都是嘴说一套,心里想一套。说:“不能吧?”你看到的她都是在表演,你不知道。
我曾经在盖县茅蓬的时候,那是以前做居士的时候,下山到市里去办事情。坐车的时候就摄心,正好一个女人在那讲话。这个女人可能觉得自己长得挺出奇呗,就到处显摆,在那说话,故意把声音加高一点,想引起大家的注意。我也不瞅她,就自己观自己,但她嘴说一套,心里想一套,那个我能知道。但她心里想的是这样,嘴说的是那样。
后来我一看,“哦!女人原来是这样,那心里想一套,嘴里说一套,它和它是两回事啊!”那心里想的那个东西、那种想法,而嘴上说的是这种想法,口不对心。你要是瞅那个人,看她嘴上说的,好像是对你说的,说得很有道理,实际上它和心里想的是两回事。嘴上有一搭无一搭的,那都是在骗人,女人那个嘴就是在骗人,这也应该看到。“口似相亲,心如冤家”,口不对心。
“若同夫婿,更相规命,或作符厌,解奏毒药”,要是丈夫,她就想法去把他命给取了。“作符”,或是弄小人来调理他,或是“解奏毒药”,配一些毒药,怎么样来药人。关于这个我们大家能清楚,那个武大郎就是这么被害的,是不是?武大郎这个戏演得挺好。武大郎还没有多大能耐,还没有怎么管她,只说了那么几句,她都不行,都容不下他,非得把武大郎置于死地不可。这女人就是这样,你看她挺弱小的,那个毒药她就敢下,连最后一口气都不让你喘出来,喊都不让你喊。就那样,太可怕了。
“或雇人杀害”,她杀不了你,甚至雇人。“或截支节”,有时候就把人杀了以后,一节节给你割掉,埋起来。你看我刚才讲的庄子那个,拿着斧子就要砍脑袋,要取脑子,你说这人都这样式的。“或毁面目”,把面目给毁了。“或削衣食”,不给好吃的,弄点破的糊弄。“鞭打骂辱”,你看,有那个女人嫉妒就鞭打骂辱自己丈夫,什么样的都有。“方便除他”,就是想尽办法把他撵走或是赶走,财产归她,这样的人太可恨了。
讲到这块,想起过去有一个出家人,他就是那样的。没出家前发现妻子已经在外面和别的男人勾结起来了,他也不吱声。有一天,他说要出门。一转身这个女人马上招一个男的过来。他突然又折回来,把那个男的堵住了,那男的就藏起来了。他说:“你叫他出来吧。”那男的就出来了。
后来预备了酒饭,他说:“你出来吧!别害怕,我不会杀你。但有一条,你要是不听我的话,我肯定要杀你。”他又说:“不杀你有个条件,就是这个女人给你得了,你不是喜欢她吗?我走。”那男的不敢答应。他说:“你要是不答应,我马上就拿刀杀了你。”后来那个男的一看,又得了财产,又得个女人,他高兴坏了。那女人也高兴,这下子什么都满愿了。实际上最高兴的还是这个人,“得了,我算是看破了,我赶紧走吧。”走了,出家去了,出家不久就得道了。
后来那男人把她骗完了以后,背着财产也跑了,又找另外一个女人,这个女人被扔了。最后想起原来那个男人的好处。这女人就是脸皮厚,厚得了不得,又找原来那个男人去了。说他平时都爱吃什么鱼,她又给煎点鱼送过去了。那个男人也没吱声,拿那个鱼就给放池子里了,后来那鱼全活了。这个女人一看:人家都得道了,自己啥也不是。就因为贪欲的心,后来家也没有家,人也没有人,最后没办法,可能是死了。这男的姓蔡,后来得到成就,你说多好,世人为什么放着这清净而不去做呢?
他就是把女人看破了,看破了扭头就走了。他可算找了个替死鬼,那个男的就是个替死鬼,好不容易找了个替死鬼。“等了这么多年,可算等到你来了。得了,我赶紧跑吧。”所以说,断了女人就能证道了。咱们这是已经往证道这方面走了,千万要生起信心。
“方便除他”,她就想把男人害掉。“欲得独立”,自己说了算,“故名嫉妒”。
【诫】三者,谄曲诈亲。凡见人时,未语先笑。口云忆念,心怀嫌恨。对于夫婿,思他男子,愿夫远行,或愿早死,或与外人多种谋计。及见夫时,谄媚附近,身向心背,名为诈亲。
“三者,谄曲诈亲。凡见人时,未语先笑。口云忆念,心怀嫌恨”,那女人见谁都是,“哎呀,如何如何的,怎么好长时间没看到你。”那女人心里说的:你可别来,你一来了,我这儿又损失什么东西。她们就是这个作风。有的人就迷着这个,一看她先笑,口里又说着怎么怎么个事,就以为对自己有什么好感。实际上你不知道,她那心里早就烦你透透的,都想害你。
“对于夫婿,思他男子”,在自己丈夫的面前,想的是他人男子。“愿夫远行,或愿早死,或与外人多种谋计”,愿丈夫早走,和情人相会;或愿丈夫早死,再另外找男人。“及见夫时,谄媚附近,身向心背,名为诈亲”,好像是和你近,实际上是一种欺骗,叫“诈亲”,这是女人的一个丑态。
【诫】四者,放逸。但念彩衣装粉钗钏,修治面目,望他爱念。耽着五欲,不避亲疏,不畏后世畜生饿鬼,名为放逸。
“四者,放逸。但念彩衣装粉钗钏,修治面目,望他爱念”,打扮得花里胡哨,引诱别人,叫别人记住她。为了这个目的,“耽着五欲,不避亲疏”。现在的人更是这样,为了讨好男人,不管它丢人不丢人,她现在什么都不管了,只管她的这种欲望。什么亲人面,在谁的面前她都不管了。“不畏后世畜生饿鬼”,她不怕堕落畜生和饿鬼里。
【诫】五者,口多恶业,出言虚诳,实情难得,凡所论说,虚多实少。喜道鄙弊秽恶之语。母女姊妹,不相避忌,两舌斗乱,传送消息。数作咒誓,不畏殃报,屏骂尊长,穷逐诤讼,是名口多恶业。
“五者,口多恶业,出言虚诳,实情难得。凡所论说,虚多实少”,尽讲假话的多,很难从她嘴里掏出一句实话来。有时候她们跟我忏悔,我说:“你回去好好忏悔。”有时候很难说真心话,虚多实少。
“喜道鄙弊秽恶之语”,最喜欢谈论一些污秽的语言,表面上好像不听,实际上,那心里可满意这种语言了。
“母女姊妹,不相避忌”,也没有这个母女关系、姐妹关系,都乱了套,她们都不知回避,没有长幼。什么话都说,骂人的话,说一些男人的话,那些等等的脏话。
“两舌斗乱”,传瞎话。“传送消息,数作咒誓”,经常发愿,今天这么样,明天那样。上午刚发愿,下午就变。这个了不得,这个我可遇着过,她说:“师父你在这,我肯定跟师父学习。”头一天这么说,第二天走了,不知道上哪去了,所以说好发愿。“不畏殃报”,不怕报应。“屏骂尊长”,在背后谁都敢骂,一旦不满足她这个想法以后,那不管你是谁,她都敢骂。“穷逐诤讼”,就是爱打官司,爱争理,老去做这种事情,“是名口多恶业”。
【诫】六者,厌背夫主。若见端正男子,无羞追逐,或遣信逼,或自身往,坐卧不安,休废生业。或结成病,或时托病。屏处饮啖,人前不餐。夫婿辛苦,勤劳得财。割减偷窃,供给傍夫。共作谋计,规欲杀害。见夫即嗔,冤家无异,是名厌背夫主。
“六者,厌背夫主。若见端正男子,无羞追逐”,一见好的男子,她就不要脸了,就开始追求。“或遣信逼”,或是派人去通风报信,说一些什么话,实在不行就写信。“或自身往”,甚至亲自前往。实在不行,她就自己亲自去,这女人就是这样式的。
过去有个狄仁杰,相貌长得非常端正。有一天,他住在一个亲属家还是谁家,这个女人刚死了丈夫,正在守孝期间。她一看见狄仁杰,长得皮肤白,又庄严,相貌非常好,这个女人就控制不了自己,就去了。狄仁杰刚一见她,也动了一下,马上就制住了,心如止水。这个女人说完了以后,狄仁杰给她讲了个故事。他说:“我过去遇到一个老和尚,他说:你将来要过一关,就是这个女人关。后来他教我一个办法,就是观女人。怎么观?就是观那种不净,观完了以后能心如止水。”他又说:“我刚看你也是这么样,我马上这么一观,就心如止水了。”
他就给她讲不净观了,观人死后脸面怎么怎么的,身体怎么样……就要这么不净观。
这个不净观一共有九种观想,就是“人想死亡日,欲火顿清凉。愚人若闻此,愁眉叹不祥。究竟百年后,同入灰烬场。菩萨九想观,苦海大津梁。”它有九种观想。我把这九种观想大概写一个题目,谁愿意写还可以抄一下。第一个是“新死想”,第二个是“青瘀想”,第三个是“脓血想”,第四个是“绛汁想”,第五个是“虫啖想”,第六个是“筋缠想”,第七个是“骨散想”,第八个是“烧焦想”,第九个是“枯骨想”。有这九种观想。等到有时间大家愿意抄一下的可以抄一下。
狄仁杰就利用这种观想,见到女人面就止住了淫欲心。后来狄仁杰又跟这女人讲,教她这种办法。这女人也这么观想狄仁杰,观来观去,这女人的欲望心也降下来了。最后生忏悔心,她说:“亏了你,感谢你,我这是止住了,让我避免了一场羞辱,一场堕落。”然后走了。狄仁杰的结果是,最后成为国家的栋梁,千古流芳。
附录资料:九想观
人想死亡日,欲火顿清凉。愚人若闻此,愁眉叹不祥。究竟百年后,同入烬毁场。菩萨九想观,苦海大津梁。
新死想第一:静观初死之人,正直仰卧,寒气彻骨,一无所知。当念我贪财恋色之身,将来亦必如是。
青瘀想第二:静观未敛骸尸,一日至七日,黑气腾溢,转成青紫,甚可畏惧。当念我如花美貌之身,将来亦必如是。
脓血想第三:静观死人初烂,肉腐成脓,势将溃下,肠胃消糜。当念我风流俊雅之身,将来亦必如是。
绛汁想第四:静观腐烂之尸,停积既久,黄水流出,臭不可闻。当念我肌肤香洁之身,将来亦必如是。
虫啖想第五:静观积久腐尸,遍体生虫,处处钻啮,骨节之内,皆如蜂巢。当念我鸾俦凤侣之身,将来亦必如是。
筋缠想第六:静观腐尸,皮肉钻尽,止有筋连在骨,如绳束薪,得以不散。当念我偷香窃玉之身,将来亦必如是。
骨散想第七:静观死尸,筋已烂坏,骨节纵横,不在一处。当念我崇高富贵之身,将来亦必如是。
烧焦想第八:静观死尸,被火所烧,焦缩在地,或熟或生,不堪目击。当念我文章盖世之身,将来亦必如是。
枯骨想第九:静观破冢弃骨,日暴雨淋,其色转白,或复黄朽,人兽践踏。当念我韶光易逝之身,将来亦必如是。
咱们继续讲。所以说,有时候女人就干这些事情,“坐卧不安,休废生业”,什么事情也不做了。“或结成病,或时托病”,有时候因为这个妄想,最后生病了,或是当人面的时候就托病,“我有病了,身体不好。”“屏处饮啖,人前不餐”,就是说什么呢?这面说着病,没人的时候,找个背人的地方就吃饭去了。吃完饭回来,她又说她没吃,在那哼哼叽叽的,就是来骗人。
“夫婿辛苦,勤劳得财,割减偷窃,供给傍夫”,把她丈夫的东西,辛勤得的财物,她都要给留一部分,或是一大部分都给别人,给奸夫,“傍夫”。“共作谋计,规欲杀害”,准备想主意,不光要这个,还要钱财,要钱财还要命。所以你守着那个女人,等于守着个刽子手,随时都要被砍掉脑袋的,所以这个厉害。“见夫即嗔”,见到丈夫就恨。“冤家无异,是名厌背夫主”。
【诫】七者,一切女人多怀谄曲,实情难得。所以女人奸险,性器难量,虽与对面共言,心隔千里之外。皆为贪求世利,性逐浇浮。言是反引为非,指虚翻将为实,颠倒常理,每事多端。向背有无,情随冷热。或凭势要,或党亲知,或因财色相诬,或诤名位而起谤。是以口如脂膏,心若锥刀。
“七者,一切女人多怀谄曲,实情难得”,心不真实。“所以女人奸险,性器难量”,女人奸险哪,能把人卖了。你看小人非常奸险,有时候女人比小人还厉害,就卖了你,你还感谢人家。她骗你,让你心甘情愿地去为她服务,最后把你骗了、卖了。被卖了之后,他尽想都是别人造成的,不是那个女人造成的,还往别的地方想,他不知道这是女人所害。你说多厉害,他受骗都不知道。“性器难量”,就是说心胸特别狭窄,又特别阴险。
“虽与对面共言,心隔千里之外”。这个我有体会,我刚才讲了坐车那事。那个女人她心里想一套,嘴上说一套,你若有他心通的话,马上就知道她心里想什么。她嘴里说的是那个事,而心里想的和那个事一点都不相干。原先寻思:她心里想的是这个话,一会儿说的时候还不得说这话?等到说的时候和这话一点都不相干。哎呀!我说:这回才明白。你要是不知道她心里想的,光看她脸色、说的语言和那个表情,就像专门说那个事,实心实意在讲那个事。你要是知道她心里想的,这场戏马上就破了。哎呀,太可怜了。所以我们从无始劫来就被女人骗,我跟你说,这个你得加小心。
“皆为贪求世利,性逐浇浮”,女人就是贪求世利,平时都跟你发誓,有家庭的有的知道。那女人跟你发誓,山盟海誓,“你死我就死,你上哪去我就上哪去,这一辈子就跟着你了,怎么都行,你就说吧,怎么都可以。”都发誓。当你要出家,她就不出家,真要出家她就不出了。说:“你不是发誓吗?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要出家你怎么不出家呢?”
她这回一看真出家,说实话了,说:“我还没享受够呢!”你走你的吧,我得享受我的。你走,把财产给我留下,把东西给我留下,你愿意上哪去就上哪去。那心里就是这个目的,但口里不讲,“唉呀!将来怎么怎么过……”她说这些话,跟你讲理,讲很多她的委屈,但心里想的是什么呢,“你赶紧把财产给我留下,那个存款折给我放家里,你现在有多少钱哪?那些衣服你都别拿走,那些财产、房子都得给我留下……”那想得可细了,“外面还有谁欠你钱哪?你把这个账单都给我留下。”留下了,说两句好话,完了就打发你走,就算完事了,这一场戏就算演完了。
女人就是这个事,没办法,要是不出家,你永远也看不破。你不出家,她不是跟你过吗?跟你过她也会再跟别人过的,只不过在利用你这个窝,利用你的财产。一旦有条件,她早就走了,没条件就利用你,所以说女人就是这样。跟这样的人在一起,你都不如跟一个畜生,最起码的,畜生不能卖你,不能像武大郎似的被毒死,是不是?在你这,她随时随地还能毒你,就算不毒你,本身就毁你法身慧命。你本来应该是修道的,成天贪恋女色,最后你还能成?它是不可能的事。所以说,她能把你法身慧命都毁了,那真是害你。她们没有别的,就贪求势力、财产和欲望。
“言是反引为非,指虚翻将为实”,把假的当成真的去说。她那才能讲理呢,尽讲她的感受,怎么委屈。那个事本来不是那么回事,她硬往上说。“翻将”,把虚的当成实的。
“颠倒常理,每事多端。向背有无,情随冷热。或凭势要”,如果有势力,那就更不得了。“或党亲知”,结党营私,还要和谁好,总是弄一帮一伙的。
“或因财色相诬,或诤名位而起谤”,诬告,为名位就开始诽谤了。“是以口如脂膏”,从表面看,口像抹上蜜似的,说得可好听了。“心若锥刀”,她心像锥子和刀一样,往人心扎,她那个心里就那样子。
【诫】八者,贪财不顾恩义。父母养育,劬劳难报,及嫁得夫,弃忘恩德。规父母物,润益夫家。多得便喜,不称便恨。父母饥寒,无心供给,是名贪财不顾恩义。
“八者,贪财不顾恩义。父母养育,劬劳难报,及嫁得夫,弃忘恩德”,就是父母的养育之恩非常深,一长大了,就要出嫁,马上就把父母忘了。“规父母物,润益夫家”,把父母的物品收拾收拾,全拿到丈夫家去了。“多得便喜,不称便恨”,多了就欢喜,不够就恨,“父母饥寒,无心供给,是名贪财不顾恩义。”这是第八条。
【诫】九者,欲火烧心,不耻父母,不惧刀杖。或未嫁妊身,或奔逐他逃,或拘引他人向家造过,耻辱父母,败乱宗亲。出嫁已后,复叛夫婿,夫亡未几,更思后嫁。男女成人,犹弃改出。心迷欲醉,不避羞耻。女人过患,穷劫难尽,故名欲火烧心。
“九者,欲火烧心,不耻父母”。有时候她骂父母,她嫌父母长得不好,生得她没长成天仙那样。自己长得不好,她说父母没给她留下好的相貌,她恨,甚至骂父母。我曾经遇到一个人,她和父母吵架。她父母就说她:“你这个没良心的,这孩子,我养你这么大,生你、养你多不容易呀,你现在怎么能和父母这样呢?”你看她说啥,她说:“你们俩是为了欲望,这才有了我……”那脏话我就不说了。你说,这个人跟畜生一样,就到处喊,就这么吵吵,所以说“不耻父母”。
“不惧刀杖。或未嫁妊身”,就是没嫁的时候就怀孕了。“或奔逐他逃,或拘引他人向家造过。”勾引他人。“耻辱父母,败乱宗亲”,搞得乱七八糟的。现在风气更坏,领着一堆男的就往家里招。
“出嫁已后,复叛夫婿,夫亡未几,更思后嫁”,丈夫刚死没几天,她就嫁了。实际上还没死时,你就有病了,她就想嫁人了,早就想跑了,早就选好了方位。所以说,这个女人是很厉害的。
过去遇到这么一个人,他都挺大年龄了,就爱喝酒。天天开了工资,首先就要向她报道,给发了多少钱。后来他因喝酒死了,不长时间,那女的就改嫁了。那男的平时就上他们家去,他也不知道,光顾喝酒去了,实际上他们早就做好准备了,就是这样式的。“夫亡未几,更思后嫁”,这还是客气说的。
【诫】十者,女身臭恶,不净常流,春夏热时,虫血杂下。经云:女根之中,二万淫虫,形如臂钏,细若秋毫,腥臊臭秽。私堕胎孕,怀妊产生,污秽狼藉。善神见闻,悉皆舍去,恶鬼魍魉,数来侵扰。如是鄙弊,愚人犹贪,弃舍念处,破佛净戒,死入狱中,畜生饿鬼,长劫受苦,无解脱时。是名女人十种恶业,能观能远,名为净心。
女身这种不净啊,只有那种愚蠢的人才贪恋这东西,稍稍清净的人都不会贪那东西。世间人现在……唉呀!那个《红楼梦》是怎么写的?它说女人清净,清净什么呀?最埋汰的就是女人。
“善神见闻,皆悉舍去”,那善神、天人都是这样,六欲天中,就不再有那种污秽的、过分的行为了。只是眼睛一看,有的搭搭手,这就是淫欲了,这就了不得了。再往上的天呢?只是一想。再往上的天,连这都没有了,越清净越没有。女人本身就是淫欲的化身,是一种不净的化身,所以一旦托生女人这个身,太可怕了。特别是愚蠢的人反而贪,现在的人想尽办法叫人贪欲。
现在有一些魔鬼,什么是魔鬼?你看那满哪都画着女人的画,把女人暴露无遗,这就是魔鬼。不断地在寻找着人,在吞噬,吞一个是一个。上趟街看完这些画,你的道业就受到损失。为什么不让大家下去?就是这个原因,它太厉害了。现在比过去厉害多了,过去还能回避回避,知道有羞耻二字,现在就没法说了。
“弃舍念处,破佛净戒”,不再去修行了,还俗了;有的就穿着袈裟,干那种不净的事情去了。这个事情不是跟男人就是跟女人,同性恋的也有,等等。
“死入狱中”,死了以后进入地狱。“畜生饿鬼”,最后当畜生,当饿鬼。“长劫受苦”,长劫,那是没边没岸的。“无解脱时”,没有解脱。“是名女人十种恶业。能观能远”,能够观察到,能够远离者,“名为净心”。
第二十四章,“色欲障道”,就是说,这个欲望、这种色和欲,对我们凡夫来讲就是生死的敌人,对修道人来讲,那是最大的障碍。所以说,我们首先要对色进行不净观。上回念到了道宣祖师讲的女人的十种恶,下面把这首偈子我先给大家念一遍,如果有时间再抄也可以。
【诫】偈曰:
四百四种病 宿食为根本 三涂八难苦 女人为根本
生死无数劫 贪爱为根本 贤圣解脱乐 离欲为根本
四蛇成身界 颠倒想为心 脓血遍九窍 净想起贪淫
顺情称快乐 不信堕刀林 报生猪狗道 由前贪爱深
一切女人性 少实多谄曲 不念臭秽身 坐卧思念欲
邪视他男子 情喜相逼触 百千万亿劫 毕竟不满足
不羞惭父母 败损诸亲族 男少女多者 家衰数被辱
女具十恶业 死入铁床狱 大锸刺女根 苦痛大嗥哭
地狱罪毕已 转入母猪腹 啖粪居圊厕 臭泥生溷虫
复被屠割苦 累劫罪难终 从畜入饿鬼 秽食恒不充
支节皆火燃 骸骨不消融 贪欲暂时乐 受报苦无穷
“偈曰:四百四种病,宿食为根本;三涂八难苦,女人为根本。”就是有四百四种病,怎么来的呢?都是由于贪吃和贪睡来的,特别是过午食。有三涂八难苦,为什么在六道里轮回?女人为根本。
道宣祖师讲的这个偈子,就讲这个世间人,男子贪女人为生死的根本。“三涂八难苦”,为什么有那么多苦?主要是因为贪女人,有女人的地方就有地狱。你要是不贪,它就没有地狱;你一贪,必然进入地狱。病是由食而来,就因为贪恋食物。
“生死无数劫,贪爱为根本”,我们就是这样,不断地在生死上轮回,主要是这一个贪和爱,在名上、物质上、色相上不断地贪爱,这是我们最大的一个弊病。
“圣贤解脱乐,离欲为根本”,要成为贤圣,达到解脱乐,主要是以离欲为根本,所以说,离欲是我们出家以后最大的一个根本。我们不光要控制饮食,而且还要控制睡眠;不但要控制睡眠,更主要的是要控制贪爱的问题。不让大家贪其它衣服,主要以三衣,不要贪过多的东西;而且不光不贪这个,其它的东西都不能贪,钱财、物都不能贪。还要远离女人。虽然我们现在做到了第一步,但我们还有很多余习,这个习性和想象,还有这种东西。特别是成过家的,这个就更麻烦。好像经历过社会,但是痛苦也是很多的,将来这个果报也是重的,所以更得在这块下功夫。
“四蛇成身界”,由地、水、火、风这四大组成了身界,而形成了人身。“颠倒想为心”,又以这个颠倒的妄想为心。“脓血遍九窍,净想起贪淫。”这个身体本来是脓血充满,肮脏不堪的,由于把它当作干净来想,于是就产生了贪淫。这要我们观女人不净,由于我们不知道,也没有观察,所以也不清楚,就上当了。通过我们进行不净观,以后就永远不会上当了,连看一眼都不愿意看。
不看一眼,不是不尊重女人,而是真正的尊重她,尊重她们的佛性,尊重她们的清净。如果你看一眼,你本身对自己是个侮辱,对于她也是一种侮辱。所以说,我们作为人来讲,绝对不能这么做。出家后更得远离,是凡能引起她的想法的地方,我们都要远离,不妄想。
对自己的身体也不能贪爱,因为你对自己身体贪爱的目的,无非就往欲望上走了。所以佛教里不让人照镜子,就是不让照,不允许照的。所以咱们都把镜子没收,不允许照。因为你一照呢,就对自己的相貌生起爱恋之心。
你看,一层皮,里面就是脓血,你对这东西还看不够,还生起一种欢喜,认为这是自己,你就不知道真正的自己。贪爱了身体和这个色,你就忘记了什么是自己。它俩正好是一个矛盾,你这面贪爱,那面就失去;这面放下,那面就获得,那个道就在这里头。你舍去贪爱,道马上就现前;你一念起了贪爱,道就不见了,它俩本来就是一个东西。所以这个是“颠倒想为心”。
我们的身体也是脓血组成的,不要觉得光是女人,男人也是这样。我们的身体也是种种不净,不能贪爱,因为它也是个假的,只是暂时住的一个房子,这个我们一定要清楚。
“净想起贪淫”,这个净就是不想别的,专想一些世间的事情,不想佛事,最后慢慢贪著这些。专门往一个事想,想来想去,这个淫欲心就起来了,所以说这个不好。
“顺情称快乐”,我们都是顺着自己的情欲称为满足和快乐,这个东西是最可怕的。在修道中,我们第一个克服的就是这个“顺情称快乐”,不光对女人的事情称快乐是我们障道的因缘,就是平时做事情也是,我们都是以满足自己心里的需要称为快乐。
有人表扬我一句,我们心里生起特大的欢喜。为什么欢喜啊?因为觉得自己做得很不错,认为自己已经出人头地,超越了别人,所以这种快乐的来源是有“我”,来源于“我”。别人表扬一句,你因为“我”的坚固,马上就生起一种快乐感。你说,这个“我”字,它的害处、诱惑力多大?当你快乐感一生起的时候,正是“我”的坚固。对于这个,我们修道时可得加小心。
说:“我今天心情不高兴。”完了!实际上,你不高兴的时候,往往都是在舍去我的过程中。看着不高兴,比如说,这是谁把我惹了,我心里不高兴。你不高兴,你要是会用的话,正在舍去“我”,你在这个“我”和“无我”的挣扎之中。如果你一存在高兴的话,“哎呀,这事太满足我了。”你要警惕,可能“我”就坚固了,而且因为获得“我”而高兴。
所以我们修道不求顺利,不求快乐,不求这个。我们求的是什么呢?求“无我”的清净,无我的清净才是永恒的快乐。而所谓的“快乐”,那就是一种生灭的东西,是存在于贪欲里面。人生就是为了这种“快乐”,堕落女人之中,有的堕落女人身,有的男人也堕落在这种贪欲之中。
“顺情称快乐”,顺情,我们称为是快乐,实际上是被妄想给拽跑了。我们称这种为快乐,实际上并非真快乐,只有修道才能获得真快乐,只有禅悦才获得真快乐,只有我们心里清净了才能获得真快乐。所以大家一定要把这一关看破,做什么事情不求顺利,不求快乐。当被人批评的时候,我们就应该生起一种欢喜心,感觉到自己正在破我执,机会难得。当我们被人表扬的时候,你要警惕,你要是生起欢乐,恐怕就被这个情所带走,被“我”的情带走了。修道,有时候苦中好修,乐中难修,它的诱惑力太大。
这些贪欲的人,因为他不信因果,“不信堕刀林”,就是地狱里,身上要被穿得千刀万孔的,这是一点也不假的。而且不光这个,就是你修道的时候,都要受到果报的,那些都要现前的。但是你不要伤心,也不要害怕,我们只要努力,是能克服过去的,一样会取得最后成功,因为它终归是个幻境。贪爱的最后,堕落猪狗道。由于“前生贪爱深”,太深了,最后就是堕落女人。
“一切女人性,少实多谄曲”,很少说实话、办实事,大部分都是谄媚,说话弯曲。本来是那么个事,她不说,口和心不相应。当然了,也有修道以后变得正直的,也有这样的人,但是普遍的还犯同一个毛病,只是我们有时候不知道,还以为如何如何。
不光你们,特别是我,人家都说了:“师父最好骗。”上回一位比丘尼师父跟她们那的女众就讲嘛,说:“你骗师父行,骗我不行,我也是女人。”她说她们可以骗我。因为跟我说两句好话,我就过去了,我一个是不愿意跟她们打交道,另外也觉得她们很苦。
女人说话有很多不实在的地方,我这人傻,她一说,我就信。她随便编成一套理由,我就信以为实。我寻思:这人还能去撒谎?是不是?一看那相貌都像老实人。虽然有种种的教训,还是被骗。我寻思:出家了,还能跟我撒谎?是不是?世间人为了某些事情会撒谎,出家人还能撒谎?可能是这种撒谎成性了,早已养成习惯了,但是我不清楚,我这人有点傻。
所以说,我们要远离女人。女人在你面前,一个是挑唆,不光是贪欲,还挑唆、斗争。说话含糊其辞的,而且编得很像真的,把自己的私恨都泄在这里面,你察觉不出来就上当了。甚至你为她去办事情,最后达到她的目的,等到你遭殃的时候,她说:“和我没关系!”这个事情太常见了,所以我们大家要远离女人。
“不念臭秽身”,女人她看不到自己的臭秽身,身上非常臭,而且“坐卧思念欲”,坐着想,睡着她都在想欲望。
“邪视他男子”,总是以邪念看待男子,她那个心就是那样的心。有一个居士跟我讲过那么一句话,这是个女居士。她到别的地方去了,看见别人说话,也是别的师父说话。她说:“我们女人对这个眼神看得最清楚,他的一举一动,他想做什么,我们太清楚了。只要一说话,眼神一动弹,他想干什么,我们太清楚了。”当时听完把我吓一大跳。这是她把我当成师父才说的,这是说她的心里话,这样谈论这个事情。
所以我们有时候根本不知道,还以为我们是大丈夫,还给人讲法呢。你讲啥法?你心里有点什么贪欲,人家从你眼神早就看出来了。你说话、表情,有求于人家,这女人早就清楚。她专门研究这些东西,那可真是个心理专家,男人心理她们最清楚。所以说,这个我们应该知道。
她们经常用她们的邪心来观察男子,所以男子要远离她。就算好人去了,也得被她怀疑上,她在想你要达到什么目的,所以你太不值得了,你的人格马上受到污辱,所以千万别理她。什么跟人借东西了,要点东西了,或叫人做点什么事情,人家早就把你心都看得明明白白的。她都往邪上想:这可能有点什么事要求我了,或是怎么怎么个想法。所以说,我们要远离。
女人为了情可以不要命,为达到她的满足就来相逼,能把你从那楼上逼着摔死,把你逼进地狱,她都想逼你,追着你不放啊。一旦翻脸的时候,那是一点也无情。所以有很多的修道人就是因为女人而退道。一旦惹到身上,你就是想躲开,你都躲不开。说:“我不理你行不行?”那不行,她得找你呀!到处找你,找着你,不管怎么样,她也想法把你逼到还俗不可。就这么厉害,这是我亲眼所见的事情。
就因为有个女人对一个师父有了想法,那个师父本来是想教育她,最后她用情,那就是开始追求,连她母亲都被她逼得跟她走。她母亲是个居士,还是老居士呢,知道这是不应该做的事情,这是下地狱的事情。那也不行,要死要活的,逼得她母亲都得跟她做这个事情。最后一直把这个人逼得还俗了,破戒还俗。还俗以后,那还不醒悟呢,那个人寻思寻思:“这一生还俗就还俗吧,她逼得我没办法,跟她走得了。” 一还俗,她马上就又把你扔开了,不要了,完事就拉倒了,就是这样。
这是我亲眼所见的。这个很可怕!所以说,你就把女人看成毒蛇一样,修道一定要远离。有句话叫“吃人不吐骨头”,那真是吃人不吐骨头。最后,人家扔下你像扔一张废纸似的,一口痰似的,一吐,完事了。你再找,没那个人了,就是这样。当然了,不是全都那样的,但这确实是她们的共性,你得加小心,加小心就是了。只不过是你遇到和没遇到,因缘成熟没成熟的问题,成熟了没有一个能逃得脱的。
“百千万亿劫,毕竟不满足”,她们在欲望上没有满足心。“不羞惭父母”,不怕害臊,最后把父母也拐进去了。“败损诸亲族”,所有的九族都跟着蒙羞,没法抬头见人。在过去来讲,一旦有这样的人,就活埋啊,就把她活埋了,就是这样。如果搞一些不正当的,就是那样处理。看着她们死又非常可怜,作为人来讲是这样,但是从她们造业来讲是真可恨。所以说为了救众生,绝不能造淫欲业,不管你是做为男人、做为女人,都不能造淫欲业。造淫欲业都是可恨的,都会损坏家族的脸面。
“女具十恶业,死入铁床狱”,女人如果具有这种十恶业以后,就死入铁床狱,受种种的痛苦,不断地哭。“地狱罪毕已,转入母猪腹”,地狱罪业完事以后,堕落畜生,到母猪腹里投胎。“啖粪居圊厕,臭泥生溷虫”,吃粪,常在厕所,住的地方如厕所,还有臭泥里生的那种虫子,也是她们的果报,常在这些地方生存。“复被屠割苦”,而且还要被杀、屠宰。
“累劫罪难终,从畜入饿鬼”,最后从畜生还入饿鬼里。做了饿鬼呢,“秽食恒不充”,到饿鬼里,它连一口痰都吃不着。常常为这些不净的东西来争夺,刚到手里不是变了,就是被人抢走了,饿鬼嘛。刚得到一口痰,马上就被人抢走了,很难哪!有时候这几十年就能吃一口痰,常常是挨饿的,饿也没办法,《果报经》里讲得很清楚。
“支节皆火燃”,支节呢,各个关节皆有火燃。“骸骨不消融”,烧完又生,生完又起。“贪欲暂时乐,受报苦无穷”,贪欲只得到暂时的五欲之乐,并不是真乐,这种五欲的乐,只是一种满足心理及情欲的乐。“受报苦无穷”,多少劫都还不上账,这个太可怕了。“暂时乐”,甚至几分钟,等到受报时是多少亿劫。你想一想,这个账是没法算的事情,太可怕了。
所以说这个女人为祸水,我们想不受苦,首先从欲望上要彻底把她抛开。所以我们出家了,身远离了女人,但我们的行为和思想也一定要远离。不要想,不要思,特别是看到女人题材的字、画,这些东西也不要想,特别是家庭这些事都不要回忆,回忆以后就会受骗上当的。因为你现在有宝贝了,身体清净了,越清净她越要找你算账,要讨还这笔债,所以你要坚持住,不能上当。这个是很重要的。
我们平时少唠家常嗑,少唠过去家庭如何如何,亲人啊,特别是女人的事情更得远离,千万不能提,一提都要勾起念头,勾起念头就要有漏洞,就会有欲望心。有的人还要出外去走一走,就在女人这一关你都过不去。你下山一趟,那简直就像是扒一层皮似的。
过去,我在盖县茅蓬的时候,我下山一趟,从早晨出去,到下午三点钟就回来了,还是坐着汽车去的。那眼睛都耷拉到地上去了,都快要贴到地皮了,那眼睛都成那样了,就是不抬头瞅,不看的。就那样,回来得缓半个月,心情才恢复到原先下山前的那种状态。半个月呀!我们有多大定力?你想,你在这修半个月,这一天就给你毁了。
就这一天,还是什么都不瞅,你还没有去跟人说话,道心还都挺坚固的。而且都能远离,两旁的事情不瞅,就只下山一趟去办点事情,这就得缓半个月才能缓过来。因为我们不常坐禅,有时候坐禅少,也不知道,很难感受到这个细微的变化。回来就是觉得身体挺难受的,挺疲劳,也就完事了。实际上你不知道,那定力一下就损失半个月,都是这样的。所以说,你们可得加小心,一眼都不瞅她,远离她,这样的话你才能保住长期地不动。
过去净土宗的慧远大师,三十年没离开山,他在山上三十年没离开一步,就是送最有名的人才走到虎溪。这一生,三十年没离开那个山沟,就在那山沟里不动弹,说什么也不动弹。那么高的修行,他都知道这个东西是不能沾染的。我们修道,有时候心烦了,觉得控制不了了,而且觉得应该去度众生了,这都得加小心。有时候心烦,想以下山散心这种方式去掉心烦,实际上你不知道,你下去就等于被扔到火坑里去了,没有人能逃得出来。
现在我在街面一看,更要命。现在那个画,各方面尽画人,以前还没有这些事情,都得缓半个月。现在我一看,你如果真要缓,还不得缓个一个月、两个月的?还得有定力,没定力都不好使。所以大家现在修道的条件比较好,在上面修行,这都是福,真是福报!有这么多人在护持大家,你看好像有知客师、当家师等人在底下跑,来给大家办事情。实际上,大家要知道,这一天得来太不容易,你这一生都不见得有那么一回,有那么一天清净过,有这么多人给你护持。有人还羡慕他们常下山,你知不知道那下山多遭罪,没有点定力好使吗?
所以这个淫欲心的害处,大家一定要清楚。
【释】还可以这么讲,这色也可以说女的被女色所迷,男的被男色所迷。这就是男的和男的闹同性恋,女的和女的闹同性恋,这都叫被爱欲所迷。这第二十四章,也就是讲淫欲心,淫欲心若是断了,一定会证果——证得阿罗汉果。可惜这是不容易断的,所有的众生都犯这种毛病。所以《楞严经》上说:“淫心不除,尘不可出。”淫欲心要是不除去,你就不能证得阿罗汉果。
这讲得很清楚,这个是我们最大的一个敌人,我们采取的各种方法都是为了对治它。看着咱们在平平常常地修道,说:“师父,你这修道也太平常,也没搞什么花样呀……”就这个平常,你保持住了,就是你证道果的本钱。你连这平常都保不住,何况再一热闹,你一冲动起来,回头一旦不热闹,你就不行了。功夫在于慢慢地修,在平常下功夫,不靠冲动。冲动本身就是心动,心就已经动了,动了再去修,你何苦来呢?把水搅浑了,你再让它静去,那你何苦呢?为何不让它搅动,就开始一点点沉淀?在平常中来修道,这是个无价之宝。
有人不认识,说:“这修道得热热闹闹啊,今天观这个,明天去搞那个,后天修这法、修那法。”你都不如把你那个心放下,什么都不想。别把水搅浑了再去静,当下就静,马上就静,一分一毫都不停的,马上就把心死了,就完事了。它最直接、最省力,别浪费时间、浪费功夫,你搅和半天,最后还得走这条路,你何苦来呢?
所以看着普通,但是一般人他承受不了这个,外来的人为什么说这道场很清净?就因为大家都在努力,心里清净,你自己还没感觉到太深,但外面已经感觉出来了。所以说,我们大家应该不起心,就这么平平静静,把心慢慢叫它死掉,彻底死掉,毫不留情的,都让它死掉。你也不要怕自己变成木头、石头,那无知愚蠢的人说:“那不是断灭吗?那不是堕落无记里吗?”你别管这些事情,什么无记呀,你别管这些事情。你连一步都没走呢,真堕假堕,你根本就不知道,所以我们都是想象为是。修道,最后为什么修不到?就是拿这些理论说事,害怕,一步没走就怕摔跟头,那还行?你真正往前走,它就不是这么回事了。[1] 

色欲障道译者简介

编辑
摄摩腾(?年—公元73年)、竺法兰(生卒年不详),皆为中天竺(古印度)人,东汉明帝时受邀来到中国,在都城洛阳长期居住,翻译佛经,同被尊为中国佛教鼻祖,皆卒葬洛阳。
摄摩腾,亦称迦叶摩腾,能解大小乘经,以宣扬佛理为己任,经常四处游化。一次,他到天竺国的附庸小国讲《金光明经》,正遇敌国入侵。摄摩腾舍生忘死,亲自出面调解,终使双方和好,他因此显名。
东汉永平初的一天,汉明帝夜梦金人飞空而至,次日召集群臣询问,知为西方之佛。于是,明帝派郎中蔡愔(yīn)、博士秦景等12人出使天竺国,去寻访佛法。蔡愔等人在大月氏国(今阿富汗至中亚一带)巧遇摄摩腾,就邀请他到中国。
永平十年(公元67年),他们一行以白马驮经,来到洛阳。明帝隆重接待,先将其安置于鸿胪寺,后又专门在洛阳城西雍门外建白马寺。此为中国国家设立僧寺之始。摄摩腾遂成为中国第一位沙门,白马寺也成为中国佛教的释源和祖庭。
摄摩腾为了弘扬佛法,首先开始翻译佛经。他翻译著名的《四十二章经》,成为中国第一部汉译佛法。《高僧传》将他排列首位。永平十六年(公元73年),摄摩腾圆寂于白马寺,葬在寺内。墓前拱形券顶的石碑上刻有“圣旨”、“敕赐”、“汉启道圆寂通摩腾大师墓”字样。
竺法兰本为天竺学者之师,自言能诵经论数万章。他也是蔡愔一行在天竺国遇到的,受邀请后,却被佛徒挽留,后也辗转来到洛阳,与摄摩腾同住白马寺。
竺法兰博闻强记,在洛不久即学会说汉语,很快就投入译经工作之中,先后译出《十地段结经》、《佛本生经》、《法海藏经》、《佛本行经》等。后竺法兰卒,葬于白马寺西院,与摄摩腾墓东西相对,形制完全相同。其碑文为“汉开教总持竺法大师墓”。[2]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中国文学